网站公告: 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181-8361-5678
新闻动态

24小时全国服务热线

181-8361-5678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或是问题, 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查看联系方式>>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经典歌剧《厄勒克特拉》与当代的「私刑正义」

作者:小编    时间:2021-01-22 15:39:01

2020年12月南投发生一起「六旬翁被私刑打死」案,疑似一名女童向家长哭诉遭到年约六旬的被害人猥亵,女童的父亲在事实不明、未经司法调查的情况之下,将被害人拖到暗处殴打,导致其伤重不治死亡。案发后第一时间,检警认为全案存有疑点,因此就女童疑遭猥亵案与老翁死亡案件分别予以调查。

但在司法机关仍在调查且事实真相不明的情况之下,有媒体第一时间以「淫男」入标,或是直接将女童父母的个人怀疑当作报导标题「猥亵孩童...男子遭「家属动私刑」活活打死!」,使得广大的「键盘法官」们对于本案存有先入为主的偏见。

在新闻披露之初,人们受到耸动的新闻标题鼓舞而纷纷上网按赞,促进某些媒体数以万计的点阅率,不加思索的群众似乎一面倒的草率评论「做得好」、「私刑正义得以伸张」、「为民除害」、「上法院不能讨公道,家属自己来才能一报还一报」。

除了键盘乡民们各种喊打喊杀的留言外,坊间还出现了更荒谬的不实谣言「李姓男子涉嫌凌虐女童致死,才遭家属痛下杀手报复」,为此,南投地检署在忙着办案焦头烂额之余,还要向媒体澄清女童并未遭凌虐死亡。此外,死者家属也向媒体喊冤,表示死者并没有猥亵女童,并表示「一定会讨回公道」。

这则新闻让我想起一出以「复仇」作为主题的歌剧。就在这件案件案发前三个月,旅居欧洲的我在举世闻名的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听了一出德文单幕歌剧——理查.史特劳斯(Richard Strauss)谱曲、改编自希腊神话的《厄勒克特拉》(Elektra)。对于古典音乐与歌剧迷们,前往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听一场歌剧是「朝圣」的享受,对于学刑法的我而言,却是一场思考应报、惩罚与「正义」的思辨之旅。

厄勒克特拉的复仇之路

《厄勒克特拉》这部歌剧的主题围绕着「复仇」,女主角厄勒克特拉的父亲阿伽门农(Agamemnon)在特洛伊战后,被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Klytämnestra )以及妻子的情夫一同杀死在浴缸中。自此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与情夫取代而代之开始统治国家,又为了避免复仇,他们囚禁了厄勒克特拉及其姊妹克律索忒弥斯(Chrysothemis),女主角的弟弟俄瑞斯忒斯(Orest)则流亡在外,并遭到克吕泰涅斯特拉派出的刺客追杀。

女主角多次计画对母亲与她的情夫展开复仇,然而复仇失败之后,她的遭遇是更惨无天日的囚禁与欺凌。多年过去了,囚禁的磨难不能消去厄勒克特拉对于父亲的爱,更不能浇熄她复仇的欲望,于是她找上姊妹克律索忒弥斯讨论复仇大业。然而,克律索忒弥斯对于复仇这件事情有了不同的想法,她不想继续活在幽暗之中,想要忘记仇恨,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也因为克律索忒弥斯拒绝复仇,姊妹间发生激烈的争执,满怀仇恨的厄勒克特拉无法谅解为什么姊妹竟然能够放下杀父之仇,高声怒斥姊妹「叛徒」,姊妹间就此决裂。克律索忒弥斯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厄勒克特拉则继续走向充满苦难的复仇之路,她满怀期待地等待弟弟俄瑞斯忒斯回来与她一起复仇,然而,却传来让她几乎万念俱灰的消息——俄瑞斯忒斯被继母与其情人派去的刺客杀死了。

这部歌剧既然是以「复仇」作为主题,故事当然不会就此结束。俄瑞斯忒斯实际上躲过了刺杀而没有死亡,最后也顺利回到祖国,在厄勒克特拉的协助和把风下,成功刺杀了母亲与她的情夫。在复仇之后,众人欢快的围绕着为父报仇的英雄;但最后的结局却急转直下——经过数年隐忍与谋划,杀父大仇得报的厄勒克特拉兴奋地跳着胜利之舞,跳着跳着,却缓缓倒了下来,在众人面前死去,以其死亡作为歌剧的结局。

厄勒克特拉究竟为何而死,其死亡时的心境是快乐、释怀、还是带着更大的仇恨,歌剧的铺陈中并没有完整的交代,留给观众的是无限的省思。

复仇之前的犯罪,其实是另一场犯罪的复仇

女主角的母亲克吕泰涅斯特拉与情夫身为杀父、弑君凶手,「杀人偿命」在应报思想之下,似乎正如旁观者的雀跃一样,是多么的天经地义、大快人心啊!然而,克吕泰涅斯特拉为何对于丈夫存有刻骨的恨意乃至于伙同情夫一起杀死丈夫,在这部歌剧中并没有深刻的铺陈。而这部歌剧既然改编自希腊神话,我们可以在神话的前情里找到其「杀夫」的动机——源自另一起「杀女案件」。


阿伽门农在特洛伊战争期间,为了平息狩猎女神带来的风暴,于是不顾妻子的反对,将另一名亲生女儿伊菲革涅亚(Iphigenie)杀死而后献祭给狩猎女神,在风浪平息后,大军得以开拔前往特洛伊,最终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但对于一个女儿惨遭牺牲的母亲克吕泰涅斯特拉而言,从此埋下了仇恨丈夫的种子。1

事实上,这种为了战争/事业的胜利而杀死无辜的女儿的行为,相信不论是在远古时期或是现代,对于配偶而言,应该都是难以原谅的行为吧?如果真的要贯彻「杀人偿命」的应报思想,那么,谁又该为惨遭献祭的伊菲革涅亚的死亡「偿命」呢?

单从应报的观点来看,克吕泰涅斯特拉和情夫一起杀死丈夫的行为,好像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歌剧中欢呼的旁观者与台下的观众,考虑到更之前的伊菲革涅亚献祭事件,还会觉得厄勒克特拉杀死母亲的「复仇」如此「正义凛然」吗?

我不是研究歌剧与希腊神话的专家,在此不深入讨论歌剧的结构、艺术与神话的考究。若单从法律的观点来看,内容其实可以简化为第一起杀人案件(伊菲革涅亚被害案)的被害人家属,成为第二起杀人案件(阿伽门农被害案)的加害人。而这出歌剧的剧情主线,就是第二起案件的被害人家属,向第一起案件的被害人家属(也是第二起案件的加害人)展开了复仇。

下一个问题是:在不断的私刑复仇之后,不断产生的被害人与家属,又该何去何从?

「私刑正义」的复仇之后,何去何从?

神话终究是神话,描述的是远古以前人们的想像与信仰;歌剧终究会谢幕,在曲终人散后,我们还是要回到21世纪的法治国来面对现实中的问题。

回到本文首揭的「六旬翁被私刑打死」案来看,姑且不论网路上混乱且「一日好几变」的各种真假难料、煽情新闻叙事版本,这件新闻从法律上来讲应该拆解为两个案件:

前案:女童A疑向父母哭诉遭六旬老翁B猥亵案。A为被害人,A的父母为被害人家属,而B则被指称为加害人。
后案:A父母「私刑」殴打B致死案。前案的被害人家属变成后案的加害人;前案被指称为加害人的B,则变成后案的被害人;向媒体喊冤表示要讨回公道的B家属,则为后案的被害人家属。
首先,上开案件均在司法调查中,在依照法定程序调查完证据之前,我们没有人知道事实的真相,所以也不知道前案与后案中,何人的主张才是事实。其次,就算我们不加思索地把媒体的片段报导当成真相,又有谁能够在以上错纵复杂的角色转换(被害人家属变成加害人、被称为加害人者却变为被害人)中,轻率的断定谁是谁非?谁该死、谁又是实现「正义」?

然而,我们的媒体却可以下各种带有偏见的标题,欠缺识读能力的民众也对于媒体资讯不加以辨别,在网路上进行各种鼓吹私刑暴力的叫好声,像极了在歌剧《厄勒克特拉》中,那些在复仇的暴力鲜血与杀人的尖叫中集体疯狂叫好、吹捧英雄的旁观者。

然而,厄勒克特拉最后在癫狂中的死亡、其姊妹克律索忒弥斯拒绝复仇而希望回归正常生活的卑微乞求、以及最初伊菲革涅亚被杀死献祭后对于母亲造成难以抹灭的心理痛楚,又有谁在乎?

小结

如今的我们,自诩建立了一个民主、自由的法治国家,也自认为受到现代文明的教化,长辈教育我们要尊重法律、讲求正当法律程序、当个「文明人」而不能动辄喊打喊杀。然而,现实的台湾社会,在藏身于匿名的网路帐号之后、在疯狂的键盘活动之中,好像没有我们所想像的如此文明。

在一片对于「私刑正义」叫好声中,还有人在乎那位女童的后续身心发展吗?该女童长大后知道自己的父母牵涉命案,该怎么办?还有人在乎死者在未经正当法律程序下「被(私自)执行死刑」吗?还有人在乎死者家属在痛苦中该如何「讨公道」吗?「公道」又是什么?

而煽情的媒体、在旁叫好的旁观者呢?媒体将票卖给观众,观众则在他人痛苦的悲鸣中敲完键盘,甩身走人,继续前往下一个悲剧现场敲键盘。他们只在乎戏有没有看过瘾,不在乎这些悲剧中主人翁们该如何走出伤痛、要怎么回归正常生活。

【返回列表页】
电话:181-8361-5678地址:缅甸果敢东城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19018478号-1